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回到明初当王爷 > 第二百四十章 打成一锅粥的江南

第二百四十章 打成一锅粥的江南

回到明初当王爷 | 作者:渤海郡公| 更新时间:2019-05-15 20:1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且说秦怀风智计百出,又是派细作引起难民营骚乱,又是派精锐走地道,偷袭男爵府核心区域,但是计谋走的却破不顺利。

之前若不是替身炸了地道,怕是朱沐英的火铳队能直接杀进去。

将自己的计划毁于一旦。

不过所幸家族豢养的死士临阵还算是有几分忠心,拿着手雷炸塌了地道,自己终于有了机会远遁。

然而,坏消息却是一个接着一个。

先是被炸了后路的卞元亨被堵在了洞口,进退不得,三百精锐成了被关在门里的狗,秦怀风虽然知道卞元亨是难得的将才,却又无可奈何。

接着之前答应自己起事的那些被男爵府强权压制的豪强,一个个惶恐的看着已经开始街头巡逻的兵将不敢出门。

接着就是根据细作的情报,郡主已经被带走,不知所踪。

一个有一个坏消息。

原来这个男爵府竟然是铁桶一般的存在。

秦怀风原本还指望卞元亨吸引更多的火力,如今看来只能指望自己了。

而就在秦怀风勉励自己,谁没有经历过挫折,并立誓要自己一己之力改变败局的时候,第三个坏消息传来了。

卉够绕过自己。

自己的一切都是张士诚给的。

他可以轻松让自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下,也可以一句话便让自己失去所有。

到现在,经过了一系列挫折的秦怀风,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对手到底有多么的强大,盱眙县男朱振,以颊暮槎家捕伎汲氏殖鲆∫∮沟奶啤br />
而与此同时,张士诚的兵力,除了镇守扬州的精锐之外,其余的兵力都集中在无锡常州一带,与李文忠僵持,如今随着镇江被攻克,俨然是一条长蛇被拦腰斩断。

但是李文忠的作战风格顽强,他们短时间内又没有击破李文忠的迹象。

其中,谢再兴主导的常州战场,有精锐兵力十二万,但是就是无法攻克连四万兵力都不到的李文忠部。

李文忠还隔三差五的连个祈祷卜卦,忽悠身边的兵士。

日子过得仿佛还很惬意。

至于其中酸楚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过李文忠以汲妓降奈馔跻丫仆酰阌Ω糜谢目ぶ鞯钠龋氪蠖际屏α希巧ナ裥牡氖虑榈乃捣ǎ谡懦娇蠢赐耆浅兜br />
如今张家联军败退,张辰的兵力也牵扯到了此地。

尤其是随着镇江被突破,邓愈大军挺近,张辰不得不分出一万多部队,又加上张士诚咬牙挤出来的一万五千部队去防备邓愈。

换而言之,镇江截断了扬州和无锡之间的联系,而张辰则阶段了邓愈和徐达之间的联系。

双方的兵马互相切断,互相撕咬,不打的天翻地覆绝不认输的架势不要再明显。

那么问题来了,之前被斩杀了儿子的胡大海和铁面将军常遇春在哪里?

答案是从六合向北出发,目的很明显,他们要途径盱眙换装之后,再向北穿插,准备将张辰也一举拿下。

某种意义上来看,朱元璋的胃口不可谓不小。

但是没办法,谁让张士诚前些时日太过于嚣张,前些日子差点儿逼得朱元璋自杀。

当然了,如果军山不参与,这场大战还很有可能打很长时间。

但是朱振一旦参与,将很有可能彻底打破这种僵局。

“常遇春和胡大海跑到哪里去了?”

天长一座寺庙内,张辰将一封战报交给身侧一名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书生。

“这数万人的军队,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一点儿情报也没有。

若是出点儿什么情况,怕是整个战局都要动荡起来!”

“最关键还是军山的队伍。”

那名书生接过战报,大略的看了一眼,却又摇摇头,并未放在心上。

朱元璋的的兵力应该有不少,但是他没有那么多钱和粮食武装那么多部队。

所以他认为张辰的担忧都是虚的,朱元璋这支启禀根本就是迷雾,朱振那边儿的威胁才是真的。

“姐夫,眼下指着秦怀风那厮没有多大的用处,咱们要真相解决问题,就应该趁着军山兵马进入盱眙这个空档,夺取军山插根钉子,阻断盱眙南下的可能性,同时调重兵与扬州兵马合围解决邓愈大军。”

张辰闻言,却是一生长叹。

“大人这是何意?”

这位看起来跟张辰年纪差不多大的书生表情立刻紧张起来。

“大人,莫非还念及旧情。

怕郡主怪罪?

咱们不是说好了,能谈就谈,不能谈就打吗?”

“我不是犹豫不决。”

张辰不由的摇头,“若是没有决断,我何至于多次打探盱眙的军情,况且父王对我恩重如山,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看着他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有失。

你们不必催促,今日若是秦怀风他们不能得手,明日咱们就出兵。”

“既然如此,那么大人为何还要感叹?”

说话的那位文士,其实也算是姑苏鼎鼎有名的士子,也是张辰的妻弟,叫刘岳。

“我感慨的不是要不要灭掉军山,而是在感叹父王。”

张辰摇摇头,“你是我妻弟,我也不隐瞒你,第一,父王真的有心灭掉军山,就不该犹犹豫豫,耽误战机。

第二,若是父王能够与当年十臣武将做什么?

但是很明显,刘岳不敢跟自己的姐夫说这些。

或者说,他没有勇气与姐夫说这一番话。

毕竟比起姐夫将数万大军安排的井井有条,自己还差的太远了。

“父王越是窝在姑苏,越是建设姑苏,我心里其实越难过。”

张辰继续说道:“听说最近还下了政令,要求姑苏的富户们赈灾,库房也播了银两和粮草,可是却没有什么用处?

呆在王府有什么用?

那些官员和富户真的会将好处与那些百姓吗?

倒是我听细作说,朱振那小子虽然只是个男爵,但是却将盱眙县的方方面面都跑了一遍,便是一个盲了的老妇人,都能听得出他的声音。

天天念叨让家中侍奉的独子去参军,你说这样的人不成事,什么样的人成事?

民为水,君为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我经常想是父王不懂的这个道理吗?

不是。

他也是曾经起事,骑着烈马杀死鞑子的人,他哪里能不知道这些浅显的道理。”

“千金之子。”

刘岳还是忍不住反驳道。

“千金之子?”

张辰略显得无奈,“这个道理我如何不懂,乱世战场,郡主战死疆场,不是没有可能!可朱元璋如今坐镇一方,张士诚也雄霸长江上游,他们依然可以亲临前线,他们便不是千金之子吗?”

“姐夫这说的什么话?”

刘岳不以为然道:“那朱重芄桓魃媳龋br />
尤其是朱元璋,他不过是个臭要饭的!”

张辰微微一愣,却旋即黯然,“正是因为你们都这样想。”

张辰想到,父王曾经不也是盐贩子吗?

谁又比谁高贵到哪里去?

而与此同时,盱眙县,男爵府的混乱正在继续。

“损失多少人?”

安坐后方的朱振看着赶来的朱沐英直接问道。

“因为张士诚的细作混在流民之中,猝不及防之下,损失了数座难民营,连带着袍泽也牺牲了二百多了。”

朱沐英面露惭愧之色,“请爵爷责罚,实在是难民可怜,兄弟们不忍动手。

往往被贼子利用,反而被刺杀。”

“责罚什么?”

朱振不以为然,“本来就是我大意了,让张士诚做出那么一场好戏。

不过也希望你能够理解,我有我的苦衷。”

“属下自然明白!”

朱沐英赶紧俯首道。

“且下去休息。

但是切记保持警惕,以防止张辰他们动手。”

朱振微微颔首,却是看向了一直护卫在身旁的虎二。

虎二上前,傅子介等诸将也纷纷上前。

却是刘青山率先开口,“张辰偌赶来,必让他有去无回。”

“军山不容有失。”

朱振肃杀容以对,“军山若在,我们随时可以打张士诚,若是军山丢失了,我们与张士诚之间,便有了一根钉子。”

“是。”

刘青山率先离去。

时值寒夜,长空如墨,火把映照下的火光之中,刘青山领命而去,两千精锐,重新入驻军山。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