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无限制入梦 > 0172 崩溃(第二更)

0172 崩溃(第二更)

无限制入梦 | 作者:文?| 更新时间:2019-05-15 20:0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闭上眼的一刹那,易秋的耳旁不断冒起尖锐的嘶鸣声,像是乌鸦和学舌鸟的结合。

    那挣扎的、纷乱的、乱人心弦的声音如同针在他的大脑里面穿插而来,穿插而去。他听到无数人的哭声。婴儿的、老人的、男人的、女人的。全部都是凄厉的、绝望的。那些声音盘旋在一起,从他的心里面响起,然后随着血液的流动全部涌到脑海,在脑海里面激起骇人的波澜。

    他恍惚间看到面前出现很多人的影子,他们全部都在默默注视着自己。他们不发一言,甚至不做多余的一个动作,就那么默默注视着。他还看到杂乱地,潮湿的热带雨林,重重地喘气声,模糊的视线以及浓郁的压迫感和危机感,好似身后有着大恐怖在追逐一般。

    他看到那深红色的长着两个角的脑袋,看到那脑袋之下的半截身子,看到半截身子在爬向自己,手里拿着冒着火焰的三叉戟。它从地狱之口爬过来,如同腐烂的撒旦。

    无数的画面和声音全部挤在他的脑袋里面,让他意识陷入崩溃。他眼中的花纹开始扭动,开始痛那些声音和斑驳杂乱的画面做抗争。他脚下的黑色影子一点一点凸起,以无法察觉的角度,牢牢地将他紧紧拥抱住。依稀之间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周围冒出浓浓的黑暗,这让他想起最开始出现在莉雅城时,是在入梦教的祭礼之上,被当作祭品。

    他的眼睛发痛,像是有虫子在里面爬,腐烂的半边身子似乎在向另外一边扩散,是蛆虫在咬的感觉,恍惚之中他以为自己听到了咀嚼的声音。他重重发力,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双手撑住额头,手肘抵在膝盖上面。

    他的脑袋一片混沌,沉重得如同万顷雪山压顶。刺骨的冰冷从各个地方袭来。他快要无法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了。

    依稀之间,听到身旁幽罗和茵蒂担心的询问。他无法多说一句话,卯足了劲儿,以着深幽沙哑如同地狱而来的声音回答,“没事。”

    在来圣迪伦卡的路上他无意识之间昏睡过一小段时间,从醒来过后,就开始不断有声音在他耳旁环绕。起初是很小的,是不明所以,是无法去察觉的。他起初只是感到厌烦,当眼前开始恍惚间冒出断断续续的画面时,他的思绪就开始变得迟钝起来。他莫名觉得那些画面之中无言的人,挣扎扭曲的地狱撒旦以及热带雨林里窜动着的场景都要将他给吞噬。

    他无力去掀开自己的衣襟看一看那腐烂的肉有没有在蔓延。身体上没有力气,精神也同样没有力气。他感觉到了影子哈斯塔的情绪,它在述说着什么恐怖的事情。但是他一句都听不到,耳边只有斑驳杂论令人作呕的嘶鸣。

    即便是他眼中的花纹似乎都无法去驱散这种奇怪的异象。他恍惚间察觉到带给自己这种疯狂音画并不是来自外界的,如果是来自外界的是,是别人给他施加的,即便是神也无法在他眼中花纹的盘旋扭曲之下撑过哪怕是五秒钟。

    他意识到这些让他感到恶心厌烦的声音以及幻象全部是来自自己,或者说这具身体。精神上的痛苦和身体上的痛苦让他没有一点力气去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一口水。

    他感受到了一只小手紧紧握住他的手。但是他无法去回应,他知道那只手是茵蒂的,但是他无法去对她微笑,甚至将手指曲拢然后捏住她手的力气都没有。

    他失去了力气,瘫倒在沙发上,眼神空洞地望着白炽灯。

    他就像死了一样。

    眼睛没了焦距,口微微张着,脑袋无力地耷拉在肩膀上,肩膀无力地耷拉在沙发上,沙发无力地陷进去。

    于他而言,是漫长的折磨与撕裂。但是对于茵蒂和幽罗而言,时间不过刚刚过去一分钟。

    当易秋瘫倒在沙发上,眼睛失去焦距那一瞬间。幽罗惊出一身冷汗,她瞬间想起之前察觉到“易秋会死”这一推动主线的事情。她以为那会是在之后才可能发生的,完全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以至于没有任何准备。

    茵蒂只是感觉到自己曾祖父的手指一动,然后彻底失去力气耷拉着顺着腿掉下去。心里面蓦然升起恐慌与惊吓。她身体缩了缩,然后不断向易秋靠近,每近一点都颤抖一分,以至于触碰到他的脸颊的时候,手彻底失去了力气。

    她用不知道怎么发出的语调,非常压抑地、小声地、似乎是担心进行他的睡梦。她喉咙鼓动着,沉重的压抑感让她嘴巴里有声音,但是不知道如何组成一句话。

    她十二岁了。懂事了。知道生老病死了。她见过跟随了祖父一声的老仆人在病床上老了咽气的样子,和现在,和她的曾祖父的样子一模一样。她亲眼看到自己那位从不掉泪的祖父默默咽掉一口的眼泪,然后捏紧了手从病房悄然离去。

    这一刻,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了出来。她无声哭泣。

    她想了许多。但是都组不成完整的可以在脑海里面播放的黑白片子。

    一分钟。

    坐在自己身旁的,最敬佩的人睡了过去。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没有做过。甚至没有去过一次冒险,没有跟他留下值得写在记录手册上的回忆。

    她绝望地抬起头,看向幽罗。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孤独,带着一份朦朦胧胧的希冀,带着那天晚上感受到的还残存着的温暖。

    幽罗没有伤心,她知道这具身体死了,易秋并不会死。但是她很自责,先前明明察觉到了易秋的异常情况,但是没有耐着性子去多问几句。明明之前有察觉到他会死掉这种事情,但是完全没有去准备过。这么突然,让她措手不及。

    她突然没了兴趣。不想要再继续这个梦境了。这个梦境莫名地让她心里面升起了一些迷茫地未知的恐惧。她觉得这里处处都是阴影,处处都是阴影之中伺机而动,等候着做梦的狰狞可怖。

    疲劳,紧张,压抑。这是她这两天确切感受到,梦境的真实度给了她最为完美的代入感。从来到这个梦境,除了在加特旅馆那么一会儿,整个人都在绷紧的精神之下。绷紧的神经是支撑她进行这个梦境的唯一的原因。

    她不知道其他队友是怎样的经历,有多少个队友已经退出了梦境。现在也不想要去知道。

    易秋的死给她一直绷着的神经来了一刀。让她没有心思,没有兴趣再进行下去了。易秋是个怎样的人她不知道。他怪诞,异常,但是莫名可靠,虽然只相处了不到一天,但的确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丝的,用她的话来形容,是洗不掉的可恶的味道。她从来没有跟这样一个相处过,其实她很少跟人相处。所以她莫名觉得易秋其实不赖。

    幽罗她到底还是觉得易秋是个不错的队友,或许还是个不错的人。但是现在,她看到他饱受挣扎然后无声死在自己的面前。这不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完全自由的梦境就是这样,完全的代入感。身体和精神上的全部。不存在着什么虚伪的网络面具之类的,因为他们的的确确是面对面的。

    无能为力。是她对待易秋的死全部的概括。

    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

    她心里面没什么难过的,更加不至于到伤心的程度。只是有些失望,有些无力,有些不想坚持下去。她从来遵循本心,从来不劝说自己去强行做一件事情。

    就好像现在,她不想继续下去了。她打算退出去,或许还能在待定空间看到易秋。

    临行之前。她看到了茵蒂。这个“其实有那么一点小小可爱”的家伙。但是没有看到她眼里包含着的少女的灵动。只有一片灰败的绝望。她看到了茵蒂的无助与哭诉。

    幽罗并不是什么没有情感波动的人,她只是不太想要多浪费情感而已。但是现在,在临行之前,她想要去给茵蒂一个安慰。

    于是她缓步走了过去,轻轻将自己的脸上的面罩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温柔的脸,带着温柔的笑。她轻轻地将茵蒂抱住,然后任由茵蒂的眼泪掉在她的脖子上。

    冰凉的,滴答的,苦涩的。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