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光明行者 > 第095 以斗争求和平

第095 以斗争求和平

光明行者 | 作者:万木春| 更新时间:2019-05-15 19:5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95 以斗争求和平

    袁真清没有信心留住贺路千。

    即使有桑兴清从旁协助,袁真清也没有留住贺路千的绝对把握。

    袁真清清醒明白自己的可怕,也因之清醒明白贺路千的可怕。

    当侠客强到一定程度,就是行走的火炮威慑,仿佛一人成军、一人成国。而能比肩天下第一高手的侠客,又是侠客中的侠客,不仅可以随心所欲猎杀一支军队,更能随心所欲袭杀其他侠客。如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补上侠客被鬼怪克制的短板,天下第一高手级别的侠客更简直是陆地神仙。

    若与贺路千彻底撕破脸,今日却又围杀失败,未来谁能抵挡住贺路千的游击报复?

    袁真清固然可以灭掉空狱门,贺路千却也可以灭掉岳山派报复。

    这就是侠客们的互相威慑。

    这就是侠客们的互相平衡。

    如果已经习惯独来独往,没有亲朋好友或者不在乎亲朋好友的性命,侠客的确可以随心所欲行善或行恶;但只要有了牵挂,只要有了寄托,例如亲朋好友,例如贺路千的空狱门基业、袁真清的岳山派基业,侠客们就得学会妥协,学会尊重其他侠客的威慑。

    当对手强到贺路千这种程度,袁真清必须妥协。

    否则,就是双输局面:空狱门毁于袁真清镇压,岳山派毁于贺路千报复,徒令其他势力开开心心分食空狱门和岳山派的尸骨。

    作为岳山派掌门,作为天下第一高手,袁真清精通威慑之道、精通平衡之道,也精通妥协之道。袁真清刚才增援营救桑兴清,之所以让桑兴清退下掠阵,心里念的便是不能莽撞把事情做绝。

    如果贺路千实力较差,袁真清觉得能够亲自斩杀贺路千,或者联合桑兴清镇压贺路千,他绝对毫不犹豫呼唤桑兴清二打一;但若贺路千实力较强,两人联手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镇压贺路千,那便不如见好就收,改以和平谈判解决矛盾。所以,袁真清收招霎那,他与桑兴清对贺路千的称呼,就不约而同地由充满恶意的东魔改成中性的贺门主。

    以上,便是袁真清的想法。

    回到贺路千视角。

    袁真清固然没有信心制服贺路千,贺路千何尝有实力斩杀袁真清呢。再者,十余米外有桑兴清,数千米外还有舒立言等一帮高手援兵可用。反观空狱门,上上下下只有贺路千光杆司令一个。双方真若不死不休斗到底,对空狱门、对贺路千的近代武学体系妄想绝对没有半点儿好处。

    另外,杀戮从来都不是目的。

    没有必要的杀戮,不杀也罢。

    与不管不顾地快意恩仇相比,贺路千更愿意守护空狱门,在践行理想中学习管理经验,在摸索中探究近代武学体系的可能性。

    贺路千也不担心袁真清蓄意拖延时间。

    袁真清、桑兴清都七老八十了,武学上限大概率到底了,后续再想提高,难如登天;而原祖地藏菩萨的无间地狱遗物,暂时却看不到上限所在。随着时间的增加,随着罪魂数量的增加,贺路千注定将会以袁真清无法想象的速度继续变强。

    时间站在贺路千一方。

    若干年后,待贺路千提升到六七十战实力,估计就能轻松秒杀袁真清了。事实上,若非贺路千需要守在翠海县看家,若非贺路千担心激化矛盾替一品堂挡枪子,他未必不能现在就惩恶扬善强化到袁真清水准。

    等等。

    袁真清提议的和平谈判,亦是贺路千可以接受的结果。

    想到这里,贺路千散去敌视态度,回以袁真清善意微笑。

    瞧见贺路千的笑容,袁真清也松了一口气,彼此启动了商业互吹。袁真清谦虚说他已老迈,激斗百余招之后肯定不如贺路千气血旺盛,贺路千才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高手;贺路千对天下第一高手虚名没有兴趣,也谦虚说我贺路千初出茅庐,哪能与你们纵横江湖数十年的老前辈相提并论,三板斧过后,估计就要现出原形了。

    互相吹捧数句,远处迟迟奔来了四五名侠客。

    桑兴清担心贺路千误会,连忙简洁介绍说:“他们是立言(舒立言)、小慧(舒三娘)、跋陀寺的寒灰法师、清虚观的李时伯。”

    袁真清更加谨慎,拜托桑兴清说:“先让他们停在远处吧。”

    桑兴清施展轻功拦住舒立言、舒三娘等援兵,让他们远远停在远处,表示舒立言等援兵不会突然发难;站在开阔处,表示舒立言等援兵不会偷偷布置陷阱。

    袁真清是真心真意想和解的。

    三言两语间,贺路千就与袁真清达成若干项协议:

    第一条,舒立言除魔卫道队伍立刻撤出翠海县,并且从此不得声讨贺路千及空狱门;

    第二条,在翠海县境内沾染血腥的战犯,全部移交给空狱门惩处;

    第三条,岳山派、神拳门旗下势力,停止渲染“东魔”“白衣魔刀”等恶名,并有义务为贺路千恢复名誉;

    第四条,岳山派、神拳门,及其旗下势力,承认济州为空狱门的势力范围。岳山派、神拳门及其旗下势力来济州办事,必须率先通报空狱门,并获得空狱门的批准。否则,将视为挑衅,空狱门有权视其严重性,判处有期徒刑乃至死刑。

    第五条,作为回报,贺路千不得无故猎杀岳山派弟子、神拳门弟子;不得无故干涉门阀江湖与一品堂的博弈。

    第六条,……

    等等。

    这份协议在北疃镇之南达成,或可以称之为《北疃协约》。

    袁真清无意偷奸耍滑,签订协约完毕,便喝令舒立言领导的除魔卫道队伍执行《北疃协约》,即时撤出翠海县。

    舒立言除魔卫道队伍由三十余家门派联合组建,虽然岳山派具有不可取代的主导作用,却毕竟不可能是中央集权模式的一言堂。但袁真清已有承诺,他固然不敢保证其它名门大派未来也像岳山派这般尊重贺路千,却保证不惜一切代价解决好眼前的屠魔大会和除魔卫道等琐事。

    贺路千则姑且选择信任袁真清的诚意,返回翠海县城召集空狱门弟子,收复陷落不到一日一夜的北疃镇。

    但目视贺路千背影消失,桑兴清渐渐散去笑容。

    袁真清全权主导的《北疃协约》,桑兴清并不完全认同。

    但桑兴清是袁真清的知交好友,晓得袁真清不会无缘无故退让,晓得袁真清不会无缘无故向贺路千示好,所以无条件相信老友袁真清。从始至终,桑兴清没有在贺路千面前稍稍非议一句,仿佛北疃协约的内容,全部都在桑兴清和袁真清意料之中。直至贺路千走远,桑兴清才迟迟散去他的装腔作势认同。

    桑兴清皱着眉头询问袁真清:“袁兄,你究竟怎么想的?”

    袁真清晓得老友桑兴清的疑虑,怅然若失解释说:“我刚才夸赞贺路千才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是我的真心话啊。”

    桑兴清骤然脸色剧变:“你也……?”

    袁真清向来宽以待人,公开场合经常替桑兴清、舒立言吹捧,说他仅能胜桑兴清半招,说舒立言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桑兴清和舒立言却清醒明白他们与袁真清的差距,如果袁真清全力而为,桑兴清和舒立言最多能够坚持六七十招。

    桑兴清原以为袁真清武功更高、更擅长搏杀,应该能够全面击败贺路千。主动低头签署《北疃协约》,仅仅是没有办法留住贺路千,害怕贺路千袭杀岳山派弟子而已。桑兴清万万没有想到,结果比他想象的更加恶劣,袁真清竟然连击败贺路千的信心都没有。

    袁真清叹气点头:“是啊,我打不过他。”

    “我若不提前逃跑,最多两百招,必然死于他的刀下。”

    “即使你我联手,也无法稳赢。”

    “哎,我们毕竟老了啊。”

    桑兴清理解袁真清的惆怅和感慨。

    外人眼里,桑兴清、袁真清这样的超品高手,仿佛超越了生物衰老的自然规律,七八十岁高龄仍能刚猛不可阻挡。但桑兴清和袁真清自己非常清楚,老了就是老了,他们超品高手级别的速度、力量,全靠深厚的内功修为维持。

    居高临下殴打小朋友也就罢了,一旦遇到贺路千这样的同级别超品高手,内功消耗就会在短时间内急剧增加。同样级别的激烈战斗,贺路千可以维持100分钟,桑兴清和袁真清或许只能维持六七十分钟。只要短时间内无法击败贺路千,最终死的一定是桑兴清和袁真清。

    桑兴清不甘心认输:“立言呢?若是让他……”

    袁真清打断了桑兴清的假设,摇头说:“立言的天赋,还是差了点儿。”

    谈起衰老,谈起年龄,气氛不自觉有些凄凉。

    袁真清年龄越大,越忌讳死亡话题,越讨厌晚境凄凉气氛。袁真清条件反射改变话题:“这些日子我潜伏在翠海县,各地都走了走。贺路千在翠海县的所作所为,并没有那些人渲染的那样夸张,他最多嫉恶如仇罢了,无论如何都谈不上魔焰滔天。贺路千和一品堂、红娘娘有本质区别,应该不是魔教教主的传人。”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